水平線

严重奏杏&奏我不足中【x
热爱爱抖露,不腐,乙女百合专业户
ES沉迷中/梦100半退坑/ツキウタ/VOCALOID
深海奏汰是世界上最棒的男孩子,镜音铃是世界上最棒的女孩子
奇人推kn推vk推弓弦p翠p半个会长p/红茶国厨艾德厨影帝厨铁皮厨贝卡厨/皋月葵长月夜神无月郁+海瑞&骨科LOVE
非常希望并且很高兴能和你成为朋友w

[ES 奏杏]I want to know(未完)

存稿放上来鞭策自己一下……写完了再打tag/





事实上,如今再回想起来,与深海前辈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夏天在她的记忆里仅仅留下了炎热这个印象。新漆的柏油路也好,风一拂过便沙沙作响的树叶也好,全部都被吞没在炽白的阳光里,反射出一大片明晃晃的光晕。闷热的环境往往可以为焦虑、烦躁等等一系列不良情绪提供最好的发酵温床,它们就像下雨天过后树根下长出的蘑菇,哪里都能遇到,根本无处躲藏,所以她也不可避免地被卷了进去。那天也是一样,她走在去往学校喷水池的路上,想着昨天落在那里的记事本还能不能找到,披散过肩头的发丝汗津津地粘在脖子上,令她心烦意乱。记事本不见踪影,发圈也弄丢了,而门老师十分钟后就要找她确认一些重要事项,再加上这难耐的天气,事情似乎已经糟糕到连危机感都提不起来的地步了。

这些天的午休时间她一般都在喷水池附近度过,靠近水的地方总归是有些凉意的,周围恰好也没什么人。虽然曾经听到过所谓“三奇人”之一的某一位经常穿着制服泡在这里游泳,但她一次也没有遇到过。大概只是什么学院传说,与都市传说类似的那种,她想。那时候她对“三奇人”的印象甚至接近于怪谈中神出鬼没的妖怪,毕竟这所学校有皇帝、吸血鬼、忍者、武士……加上几个妖怪好像也不必特别意外。

正午的太阳本就是一天之中最灼人的,照射在喷水池中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直接模糊成了一大片刺眼的光斑,使得人的视线根本无法聚焦,所以她一开始并没有发现水池里有人。她蹲下来,沿着池子的边缘寻找,被烤得炙热的大地的温度隔着鞋跟也能清晰地传达过来。找了一圈也一无所获,她直起身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果这时候她能察觉到些许细节,比如不自然荡漾开的水波,比如浮在水面上造型奇怪的小鱼模型,比如在一串串水泡的间隙之间舞动着的不曾见过的蓝色水草——现在姑且认为这是水草,那么之后她大概也不至于被吓到了,可她这时候满脑子都是如何同那位学生会的顾问老师解释这一切。

离约定的时间只有五分钟了,看来在水池边上是注定找不到了,希望是被别的同学捡到然后放在了失物招领处。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哗啦啦的水声突然大了一些。

“你是在找「记事本」吗?”

温和而绵软,慢悠悠的语调,和小孩子有几分相似的声音却把她吓了一跳。差点被凸起的砖缝绊倒,她慌慌张张地回过头,有个少年正站在水池里,怀里叮叮咣咣地抱着几个长相诡异的小鱼模型。他整个人都被水浸透了,天蓝色的发像浅滩的海草(但是她确信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好看的海草)一样,丝丝缕缕地贴在额头上,短袖校服袖口的水滴顺着白净的手臂滑下,再重新坠入池水之中。这个人居然穿着校服在喷水池里,她后知后觉地在心里感叹。

在强光下,少年青蓝色的眼睛被染上了橘黄色的光彩,他微微歪头,显得有点意外:“诶……是「女孩子」呢,”随即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眯起眼睛露出一个笑容,“你就是传言说的「转校生」吗?”

事出突然,她花了一些时间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木木地点了点头。这个问题她已经被问到过很多次了,大概也渐渐明白了她的出现对于这所学校来讲究竟意味着什么。果不其然,在她回答过后,他的目光直直地盯在她的身上,上上下下小小地打量了她一下,忽然“扑哧”地笑了起来。

“噗咔噗咔——转校生同学,呆呆的,好像海龟先生呢。”

“……海、龟?”是那个字面意思的海龟吧……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某种戴着龟甲的海洋生物,试图寻找这种只在海洋馆里见过的动物和自己的共同之处。

“嗯嗯,「海龟」先生。”少年笑眯眯地对她点点头,一手抱着鱼的模型,一手撑在池子的边缘,熟练地翻身一跃,便从喷水池里跳了出来,留下一道道滴滴答答的水迹。他长得还算高,湿漉漉的衣服勾勒出清瘦修长的身型,后颈的头发即使沾了水也微微翘起。少年一边发出“噗咔噗咔”的奇怪声音一边从放在旁边草坪上的书包中取出些东西,“看,「海龟」先生哦,很可爱吧?”他对她扬了扬右手上的海龟玩偶,柔软又平和的声音掺杂了几许兴奋的情绪,“噗咔……还有这个,是转校生的吗?”

他伸出左手,摊开的掌心中的正是她的记事本和发圈。“今天在这里捡到的呢……为了防止被「弄湿」就先收到包里来了,湿了的话转校生同学会很「困扰」的吧?”